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紫牡丹白牡丹

2019-10-21 19:27:23| 来源:| 编辑:| 点击:3次

紫牡丹白牡丹(一)

大家都知道河南洛阳的牡丹,十分漂亮,特别出名,经常引来各地的人前来观赏。其实在很早以前,洛阳并没有牡丹花。故事起源于……

有个姓常的书生,叫做常大用,是河南洛阳人。也是十分喜爱牡丹花,听说曹州的牡丹花远近闻名。于是带着书童,前往山东曹州观赏牡丹花。来到曹州后,经人介绍准备住在牡丹园里。

这天,常公子来到牡丹园,便看见一个粗鲁的人,正在肆意地采摘牡丹花。一个老先生看见了,急忙走了过来,心疼地说道:“你采的花已经够插花瓶了,就不要再采了吧。花都被你采光了,别人还怎么观赏啊。”

那人不耐烦地说:“陶公子让我来采的,我想采多少就采多少,你再敢说什么,小心找打。”说着便举起拳头准备往老先生头上打去。

常大用看见了,连忙上前,伸手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臂,“哎,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何必大动干戈呢。”

“关你什么事。”那人说完甩开常大用的手,便离开了。

“这人是谁啊?这等的粗鲁无礼。”常大用望着那人的背影问道。

“哎,他啊,就是那泼皮无赖陶公子的手下,买下了这牡丹园。这些花都被糟蹋了。哎!”说着老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看了看常大用问道:“相公,您是?”

“喔,我是从洛阳来的,想借宿在这牡丹园内,老先生,不知可不可以啊?”常大用弯了弯腰,恭敬地说道。

“噢,但是这里都被陶公子所霸占,并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住了啊?”老先生为难地答道。

“请老先生帮帮忙吧,这个时候正是观赏牡丹的时节,各个客栈都住满了。”常大用祈求到。

“哎,那好吧。在牡丹园的深处,有两间空屋子,很久都没有人住了。不过,不过,听说那里闹鬼,没人敢住的。”老先生说道。

“哦?有鬼?老先生,你可曾见过鬼啊?鬼长的什么样子,是三头六臂?还是青面獠牙?”常大用贴着老先生恐怖地说道。

老先生吓的倒退两步,摇摇手说:“我……我怎么会见过呢,要是见过,那我现在哪还会活着呢。”

“就是有鬼,我也不怕。你看我这把宝剑,可以避邪的。老先生就放心吧。”常大用晃了晃手中的宝剑。

老先生带常大用和他的书童,来到了牡丹园中的那间房子,由于长时间没有人住,房子中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书童开始忙碌地收拾房子,常大用和老先生一起来到院子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盛开的牡丹。紫的,白的,这么漂亮的景色让人流连忘返。

“这个园子里很多都是稀有的品种。”老先生无比骄傲地说道。

“噢?那我不是有眼福了,真是太幸运了啊。”常大用开心地说道。

“其中属这株紫牡丹和这株白牡丹最旺盛。”老先生指着牡丹花说道。

常大用看着这两盆花,当真是长的枝繁叶茂,十分漂亮。

第二天,常大用又在牡丹园中,欣赏牡丹花。趴在一朵牡丹花上,闭起眼睛闻花香。此时身后凭空有两个女子出现,一个穿着紫色的纱裙,头上插了一朵紫色的牡丹花。另外一个穿着白色的纱裙,头上插了一朵白色的牡丹花。

“葛巾姐姐,你看。”白衣女子说道。

“他是个爱花的正人君子。”被称为葛巾的女子回答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啦?”白衣女子笑着说道。

“玉版妹妹,你,胡说什么啊,看我不打你。”两个人嬉笑着,打闹着便一下子消失了。

又过了几日,葛巾姑娘正在牡丹园中玩耍,这时刚好陶公子来园子,看见了貌似天仙的葛巾姑娘,便走上前来,伸出手拉住葛巾姑娘,“哟,姑娘,你是谁家小姐啊,长的真是漂亮啊,做我的夫人,可好啊。”

葛巾姑娘挣脱出来,生气地说道:“休得无礼。”

“哟,还有脾气了啊。来让我亲一个。”说着便伸出手抱住葛巾准备亲。可是一睁开眼睛,却发现抱的是一个树,葛巾远远地站在别地。于是又追上来,此时正好常大用来园中赏花,看见了这冒失无礼的家伙,便拉住了陶公子的手,“青天白日,竟然调戏姑娘。你可知礼义廉耻?”

“哟,哪里出来的家伙,敢管我陶公子的闲事,你活腻了吧。快快滚开,别碍事。小娘子,我们来亲热亲热啊。”说着便又准备抱住葛巾。

“大胆。”常大用说着便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陶公子一看这情形,吓的踉踉跄跄地连忙跑走了,嘴里还大叫着:“你给我等着。”

“谢谢公子。”葛巾说道。

“小姐不用多礼。”常大用连忙扶起葛巾。葛巾一抬头,和常大用两人四目相对,葛巾脸红了一下,常大用看见这么美丽的女子,当即也愣了一下。姑娘身上传来阵阵清香,犹如牡丹的香气,沁人心脾。

“大胆狂徒,竟然闯入花园圣地,对小姐无礼。”突然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大声呵斥常大用。

“老婆婆,您误会了。”常大用解释道,连忙松开了扶葛巾的手。

“桑婆婆,刚刚是他救了我。”葛巾急忙走到桑婆婆身边。

“噢,是吗?是我亲眼所见,还敢狡辩。小心我拉你去见官。走,我们该回去了。”桑婆婆瞪了一眼常大用,说着便拉住葛巾的手离开了。

葛巾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常大用,却被桑婆婆瞪了一眼,硬拉起她走开了。

常大用看着她们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如此匆忙,都忘记问小姐姓甚名谁?何家小姐了?竟然没能多看她几眼。看她那闭月羞花之貌,娴静文雅之举,我真以为是仙女下凡了。哎,聊聊数语,只留下姑娘那娇美的容颜,端庄的仪表,还有那银铃般的音容。她就是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寻觅啊。”然后又趴在紫色的牡丹花上。闭着眼睛深深地嗅了嗅。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