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四十三恐怖推论

2019-10-21 17:50:5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看着他俩不可置信的神情,我拿来了纸笔,在纸上写下了3.17这个时间。

“让我们把这件案情从头梳理一遍。3.17,雨涵接到了精神病院院长的报警电话,说是有人被杀了,对吧?”莫雨涵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在这个时间又画了一个向前的的箭头,写下了3.16。“可是,我今天上午去问写这篇报道的医生时,他说3.16晚上就已经发生这起命案了,当时他正在医院看望一个病人。既然他看得到,那些护士医生会看不到么?所以说,院长确实在案发当时没有报案,他选择了隐瞒这件事。

可是,第二天报纸上却披露了这起案件,这是院长见事情已经掩盖不住,便无可奈何的给我们打了电话,也就是说,从命案发生开始到第二天我们到达案发现场的这段时间内,精神病院内发生的事情,我们完全一无所知,对吗?犯案者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案发现场,把现场伪装成他想让我们看到的。”

我将手中的笔放在了桌上,凝视着他们两个说道:“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要知道在这将近半夜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院长有在这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对我们而言是很有帮助的。”

吴子明挠了挠脑袋,忽然苦笑着说道:“老大,俺对那老头的印象倒是还不错的,起码他并不虚伪。你可不能因为他对你态度不好就随便乱怀疑人。你想啊,他当院长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么一起恐怖的案件,这要是一传出去,以后谁还敢进这家医院啊。所以俺觉得他想隐瞒这件事很正常,”说到这他偷偷瞄了我眼,低声说道:“在俺那边的村子,也经常有村官...反正总有些当官的这个样。”

听了这话,我不由得讶异的打量了这小子一番,看不出来这小子虽然智商有点低,但是对人情世事这方面却有几分道道。

莫雨涵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我已经查过资料了,那家精神病院是私立的,住在里面的人大多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有那些交不起医药费的病人,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恐怕以后去的人就不会很多了。”

看到他们两个信誓旦旦的样子,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在心里感到一阵无奈。尤其是对莫雨涵,她很聪明,就像当初的我一个样,但是这姑娘还是差很多,如果一句话有三重意思,吴子明可以听出第一种来,莫雨涵可以勉强听出第二种,这还远远不够。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不否认现在现在警校教育水平之高,但是这也往往会限制住他们的思维。生活是课堂,但却不仅是课堂。死读书,不懂得变通的学生与傻子无异。生活才是每个人最好的老师,不然的话为何当初黄埔军校的高材生会被一群泥腿子打的找不着北?

我敲了敲桌子,问道:“好,暂且认定你们的想法是对的,院长的想法完全是人之常情。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院长不乐意更少的精神病人进去?刚才雨涵已经说过了,这家精神病院是私立的,也就是说,病人越少,医院的亏损也就越小。”

莫雨涵跟吴子明一听这话都愣住了,然后吴子明这货马上拍着自己的胸膛,一脸的志得意满:“老大,这不是很明显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院长说不定是个大好人呢!对啊,这么一来全部就能说通了,院长他肯定是为了救更多的精神病人,才会....”我促狭的看着吴子明,笑道:“继续说,继续说。”

吴子明环顾了一圈,这才发现莫雨涵此刻也在打量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奥林匹克白痴大赛的冠军。他迷茫的看着我俩,“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一份资料甩在了他的面前,这是院长的个人资料,上面清楚的记载着院长在十年前,也就是在他开这家精神病院之前,他还只是个濒临破产的煤矿老板。可是昨天我们见他的时候,他的手上却带着一块价值几千万的劳力士!一个煤矿老板转行做了医生,还因此焕发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春,这里面要是没什么猫腻,打死我都不信!

别问我怎么知道那块表的价格的,咳咳,虽然我买不起,但是这并不能抹杀我对美好事物的欣赏。

莫雨涵皱着眉头看完了资料,说道:“白飞,你的意思是院长一直在发活人財?”

我看着她的眼,问道:“除了这个可能,你还能想到别的吗?我怀疑李晓以前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但当他某一天发现了这个医院的真正面目后,他很害怕,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然后,他就被关进了这家精神病院,一直到他被杀死?而他一直说自己要被人杀掉,也不是在无的放矢?”莫雨涵接过了我的话,一字一句的说道。下一刻,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我站起身来,对吴子明说道:“小明,你现在跟雨涵去收留所那边查一查这些年被转送进精神病院的人有多少,拿到花名册,推论的正确与否,到时候我们一查就知道了。”

这时,莫雨涵突然发话了:“白飞,那你去哪?”我愣了下,回答道:“我还要再去一趟病院,去看看案发现场还有没有别的线索。”“那我跟你一起去。”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孩,我笑了笑:“荣幸之至!”

吴子明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我对着莫雨涵笑了笑,准备出发。其实说实话。我挺喜欢莫雨涵这样的女孩,做事干净利落,一点就透。

到了医院,我就轻驾熟的走到了办公室,推开了门,那老头此刻正背对着我们,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在哭。

一大把年纪了还哭?我好奇的走到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肩膀,想问问他是怎么了。然而,他一转过来头,我立马就后悔了。

下一刻,耳边回响起了莫雨涵的尖叫声。

“啊啊啊——”声音回荡在走廊中,尖锐而旷远。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