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

寒玉无心遇无赖

2019-10-21 19:14:3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忘尤嘻嘻一笑,凑上前道:“算了,这一巴掌,就当给娘子你消消气!”

“呸!你个死狐妖,嘴巴干净些,谁是你娘子!”寒芷心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忘尤上前陪笑:“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自然是爱我的了!”

“你……”寒芷心气结无语。

真不知他的脸皮有几层厚,简直厚比了城墙。

算了,与他说不清,办正事要紧。

“我师父的尸体呢?”

“扔了!”

忘尤两手一摊,那张妖魅惑人的脸上漾起朵朵桃花。

寒芷心有片刻间失神。

“你……怎么可以这样!”寒芷心气得想冲上去,将他这张讨人厌的脸抓破。

忘尤见她对自己一副恨之入骨的,蓝袍一拂,坐到了她身旁,挨着她柔软的身躯,笑道:“他又不是我的谁,不扔了干嘛!”

寒芷心本就在气头上,见他这么一说,倏然间转过身,就着他的胸膛捶打起:“还我师父!还我师父!”

说时泪水涟涟,将忘尤的衣裳都濡湿了。

忘尤被她哭得头痛,攥住那两只不安份的手道:“死都死了,何必追究他的去处!”

寒芷心心间一抖,冲着那张妖魅无双的俊脸狠狠咬上一口。

“咝!还真敢咬!你怎么不直接咬中间!”忘尤吃痛地道,却半丝没有悔意。

素指一伸,将寒芷心拥入怀中。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这种味道他好像在哪闻过,就是忆不起在哪里了。

这种清香与寻常的胭脂水粉不一样,清雅如泉,闻之使人心肺舒畅。

他不由沉溺在这清香里,往寒芷心脖颈上凑了去。

寒芷心见自己被人吃了豆腐,眸光冰冷如刀,那股清香渐而变得清冽如霜。

忘尤不自然地打起哆嗦,抬首一瞧,见寒芷心一张俏脸早就憋得青白,忙解开她的穴位。

寒芷心手一抬,却被忘尤攥住:“都受伤了,还这么有力!你不心痛,我可心痛!”

说时将她衣袖捋起,冲着那刀疤的地方,吹了吹,继而摸出个小瓷瓶,倒了点药抹在上面。

那药清清凉凉的,敷上后,痛感减轻许多。

寒芷心生气地抽回手,慌忙往屋外走。

忘尤瞧着她的背影,嘴角扯扯,跟上来道:“娘子,这么急着去干嘛?”

寒芷心被他唤得身躯一僵,幽幽回头,瞪了他一眼:“再胡说八道,小心打得你满地找牙!”

其实她哪里打得过他,不过是说说气话而已!旦愿这妖孽不要在纠缠自己。

屋外,芳草碧连天,风光更是无限好。

小屋伫立在芳草丛中,映着蓝天白云,恰似一张舒展开的淡雅画卷。这里四处无人,又如此安逸,极像是人们追寻的极乐世界。

虫鸣鸟叫,花香四溢,若不是寒芷心心中有事牵挂,她想,她还是愿留在这里的。

望着漫漫无边的芳草,难寻来路。

“这是哪?”寒芷心惊慌不定地道。

“这是我们的家啊!娘子莫非不喜欢!”忘尤不忘继续戏谑她。

又来了,这人还真是叫上瘾了!

寒芷心纤指掩在袖里紧握成拳,倏然间折回,一本正经道:“警告你,不要再这么唤我,不然,一辈子都不理你!”

忘尤原本想逗她,见她真生气了,只好暂且收敛,朝她招手:“过来!”

寒芷心戒备地望着他,以为他又要使什么坏招,一个劲地摇头。

忘尤见她一副胆战心惊的,只好解开结界。

寒芷心这才发现,刚才所看到的不过是幻象,不由升直一股陌名的失落。她依旧在家门口,只是屋子被树妖折腾已破败不堪,有的地方已塌陷,完全没了样子。

她想,屋子坏了修修就是,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师父的尸骨埋了,让他入土为安。

可是这只坏狐狸,却将师父的尸体扔了,她深觉自己好不孝,好无用,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忘尤见她一副如丧考妣,步上来攥住她的手道:“带你去个地方!”

寒芷心恨他都来不及,怎肯轻易屈就,挣了挣,见挣不开,牙门咬咬,又想咬他一口。

正她想着咬他哪里好时,忘尤嘻嘻一笑,将脸凑近,指着自己的嘴巴道:“还想咬,这回咬这吧!”

“无耻!”寒芷心气得狠狠踩他一脚。

“痛!唉……你个死丫头,怎这般狠心,我是喜欢你才让你亲的!”

忘尤叙叙叨叨地追着她,继而把她引至一座小土丘前,指着小土丘道:“喏!那老头在里面!”

寒芷心见之,眸眶一涩,抱着土丘痛哭。

忘尤见她又开始哭了,单手支起酸胀的脑门道:“早死早超生!中了那么深的毒,能坚持这么久,早已逆了天!”

寒芷心泪眼蒙蒙地望着他,忽觉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忙揪住忘尤的一角衣袍道:“你一直都在的是不!那为何不出手相救?”

忘尤适才发觉这丫头其实并不傻,忙笑脸盈盈地道:“要是早三天,或许还有办法!现在么,毒已深入骨髓,就是大罗神仙也没法子!还是节哀吧!”

寒芷心见他这么一说,身躯一软,摊落在地。

直至夕阳西下,见她还坐在坟前哭个不停,不得不将她拎回家。

又见这屋子破败不堪,一副随时要塌的样,不得不施法将屋子修缮,这一忙呼,他也觉得累得很。。

寒芷心一直处在悲痛中不能自拔,忘尤见她不吃不喝,急得团团转。

这会他倒是能体会皇帝不急急太监的尴尬。

这丫头似乎有心在与他做对,他想会不会是自己弄错了,这种感觉哪里是找人谈恋爱的,分明就是给自己找了个麻烦精!

他头痛,却又舍不得放任她不管。

终于熬过了几天,寒芷心想起燕赤南临终前,要她回去认亲的事。

匆匆收拾一番就要走,忘尤自然跟着她,见她这几日话少,吃得少,睡得也少,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心痛地想抱她,又怕惹她生气,还是打住。

“心儿!你打算去哪?”忘尤忍不住唤住她。

这几日,忘尤对她也了解了些,比如说她的身世、姓名……

“有点私事要办!你就不要跟着了!”寒芷心早已心力交瘁,没有力气再跟他耗弄。

忘尤见她这样,只好点头。

凤眸一眯,回她道:“那你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了!”

作者寄语:未完晚上还有一章的!追文的亲都出来,不然,晚上不发了哈!嘿嘿!

美女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