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

好色的代价

2019-10-21 18:30:4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一个人租下一个套间的话,确实吃不消。郑智提取朋友的提议,在外面贴了不少合租信息。在一番商讨后,终于迎来了新的合租客张海。他是一个音乐人,其实也就背着个吉他在城市里的各个酒吧里到处弹唱。

人是来住下了,但是郑智却很想让他离开的冲动。

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他每天晚上下班回来,都要带回来一个女人,而且是天天换人,没有一天是相同的。

带人回来本来是没有多大的一件事,但问题每天夜里都吵得人家不能入眠,这就是问题了。刚开始郑智看他一表斯文,完全想不到他会是不把女人当回事的。郑智也不能理解那些女人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父母把她们生出来,养到这么大,身体就这么随便让别人践踏,读的礼义廉耻都读到哪里去了。真是为她们父母喊不平。

只要三个月,三个月到了,打死他都不会让张海续约了。就是月租升了,他也一个人顶着,否则在这么让他们这么折腾下去,他至少要少活十几年了,天天负荷的工作,晚上还要被他们吵到三更半夜的日子,简直会要了他的命的。

郑智开了一罐啤酒,穿着个四角裤,开着风扇,一边激情澎湃的看着电视上的足球赛事。

今天碰巧遇上公司下午休息,整个公司的人都早下班了,他刚好可以看上自己最喜欢的足球节目。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才3点,张海应该没那么快回来的,他都是到晚上九点多才回来的,索性把身上的T恤脱了光着膀子看赛事。

大门外突然有开门声响,郑智一听,赶忙拿起T恤准备穿上。张海身边带着一个女孩就进入屋里,那半蹲着的姿势,别说有多尴尬了。

“哟!运动呢!”一看到郑智,张海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

“唉?是呀!回来了。”

看着张海身边的女孩,郑智的脸一下子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连啤酒衣服都不要了,立马跑回了房间。

什么情况,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会心跳加速,难道是发烧了。他触碰了一下脑门,没病啊!

房门外传来了女孩的娇嗔。

“你朋友真可爱。”

“可爱什么,老子一会更可爱。”

郑智听到他们进入房里的声音,才大大的呼出一口气。

隔了半个多小时,张海的门开了,两人的脚步声在客厅里响起

他扪心自问的反问着自己:“你是脑子秀逗了么?难道你要跟张海一样玩弄女人。”

“不是的,我没有,只是觉得那个女孩子长得很特别。”

脑袋里立刻浮现了另外一个声音:“不,你就是想要把她占为己有。”

“走开,统统给我走开。”

郑智胡乱抓狂的抓着脑袋,烦死了。

他看着全身镜前的自己,完了,这幅德行还是别出去了,省的又跟她对上面,丢人现眼。

郑智自己坐在房里无聊的数指甲,数着数着居然倒头睡着了,

门外一阵关门声,把郑智从睡梦中惊醒,醒过来时,他居然把脚趾甲当棒棒糖放在嘴里。

“呸呸呸!”郑智站起身,抓了一件衣服穿上,心想,天都黑了,他们两个也应该是走了吧。

他出去的时候,客厅只剩下跟张海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张海却不见了踪影。一看到女孩,郑智跨出去的脚步僵住了,那个心,都直接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她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的神经直接短路。

“不好意思哦,张海他出去买吃的了,我坐这里等他,你不介意吧。”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大腿之下全部裸露着,直叫人血液喷张,这样的场景能叫人不介意么。

“没,没事,不介意。”

郑智坐到了沙发上,两个人一起看着电视,电视机里面演的什么他一点都不在意。

他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是那个女孩的。她正妖里妖气的对视着自己。

“你……喜欢我么。”哇,问得那么直接,要是直接说喜欢,会不会被挨揍。

郑智立马站起身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地上:“张海很快就回来了,你先继续坐会吧。我出去了。”

郑智拿起背包,头也不会的把门关上了。屋子里,女孩愣愣的看着打开又被关上的大门,不由的感到一阵喜感。

“他这人,真可爱。不过……”她脸色一变,一个满面伤疤,流脓的脸望向张海的房门:“你就是太好色了。”

兜兜转转逛了一圈,郑智快要饿死了,刚才跑得太快了。放在房里的钱忘记装包里了,现在回去又会遇上那个女孩,到底是回去还是不回去。郑智一个人,站在原地纠结了又纠结,与其看着被饿死,不如被笑死。

心一横,郑智还是回到了屋子里,客厅空空的,已经不见了女孩的身影。

而就在这个时候,郑智的手机很有节奏感的响了起来,一看是张海的来电。

“你小子又跑哪里风流快活去了。”

“救我……救我。”

“我告诉你,别闹了啊。我现在要去吃饭了,拜拜。”电话直接给掐断,郑智拿着房里的钱装包离开房子,他要吃饭啊,再不吃饭会饿死他母亲的宝宝的。

坐在等饭吃,郑智的手机压根就没有听过,烦的他直接按了静音。

回到家后,手机提示电量不足,张海继续攻击着他的手机,接通了电话后,郑智开口大骂:“你大爷啊,我手机是得罪你了,需要这么调戏它么,你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我……死了。”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郑智看着手机愣了一两秒,这混小子今天是吃错药了。生气的捶了一下他的门,没反应,估计是睡着了。

过了半个星期,都不见张海的人,郑智奇怪了,平时这小子总会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这几天学乖了,改性了。

一打开屋门,一阵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面而来,郑智差点就把这几天吃下去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

郑智找了好久,才找到了气味,从张海的房间里散发出来的。郑智一脚踢开了房门,气味更浓了。他立即捂住鼻子,张海真的死了,他倒趴在床上,被抓烂的背部已经结痂,上面不是有白色的蛆虫蠕动着,非常恶心。

法医检验后,确定死亡时间是半个星期前,怀疑是情杀,以张海背上的抓痕为证据。

郑智回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女孩的举动,如果当时自己忍不住了,自己会不是是跟张海一样的下场。

据调查,张海碰见女孩子的地方是在酒吧的后巷。在认识女孩的前几天,那里之前有一个女孩被两个好色之徒强暴致死。

作者寄语:好色有罪。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