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2019-10-21 17:30:2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水下千年古城

水下世界是寂静的,淤泥终会把一切掩埋,但是,与人类自身的改造力量相比,大自然的演进速度毕竟是缓慢的。所以我们还有机会继续探寻这座古城的角角落落,让时间真正定格成永恒。

1800多年前,三国天下,战乱纷起群雄争霸,经过几场与当地割据势力和山越土着人的惨烈战争,东吴悍将贺齐终于拿下了歙县周边的广袤地区,孙权传书嘉奖,贺齐升任威武中郎将。军帐之中面对军事地图,刚升职的贺将军胸中豪情激荡,从棋盒中取出两枚棋子轻轻地放在了地图上,举手间便敲定了淳安和遂安两个县的县治所在。

很难说清楚,这两座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城被沉入水底究竟是对是错。如果健在,它们也许与国内众多古城一般,沦落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或改头换面、或不伦不类。沉入水底倒也好,毕竟让人们多了一个念想,水底下的千年古城,多么令人神往!

123456下一页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第二种说法:袁世凯见慈禧一病难起,怕慈禧死后,光绪掌握实权,报复自己在戊戌变法时出卖皇帝的行为,于是贿赂宫廷宦官,用剧毒药物害死光绪帝。

这种说法最有权威的依据是清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说法,溥仪说:“我亲耳听到一个侍候光绪帝的老太监讲:‘光绪帝死前一天,只是用了一剂药,才变坏的。后来才知道这剂药是袁世凯送的。’”

123456下一页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狮城得名于原遂安县城北部的五狮山。它从唐朝武德四年(621年)起作为遂安县治,到1959年千岛湖形成被淹,历1339年,一直是原遂安县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千岛湖形成后,原来的高山变成了小岛,叫五狮岛,现位于千岛湖风景区遂安列岛东端。

新安江流域水系绵长,古徽州休宁县的众多河流在屯溪集结形成渐江,渐江来到歙县浦口与练江汇合,形成新安江。新安江由安徽的深渡,经淳安县进入浙江境内,在不同的地段又变成了富春江和钱塘江。

为了查清这个牌坊的来历,我们寻访了当地的老人并翻阅了文史资料,在民国19年出版的《遂安县志》中简短地记载着牌坊的修建始末。其实这个姚文浚是一名贫苦书生,妻子王氏却是大户人家的女子。王氏在18岁时嫁给了姚文浚,不料结婚一年多后,姚文浚就因病去世了。

123456下一页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千岛湖催生了新中国第一批水电移民

湖水所淹没的,不只是千年古城和村镇。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情感也都被淹没在了那静谧的湖水中。……

《新安江大移民——国家特别行动》一书的作者童禅福是一位贺城(老淳安县城)的移民。童禅福曾任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他的故乡在原淳安县松崖乡,移民时,他刚七八岁。但1959年4月15日举家搬迁时的情形,却依然历历在目:“父亲吆喝众人砸下灶台上的那口铁锅时,年过六旬的奶奶‘扑通’一声跪在灶头前,号啕大哭,撕心裂肺。”

浙北徽式民居多为两层建筑,楼梯是必不可少的。在一座已经破损的民宅内,摄影师还发现了一处很特别的拐角楼梯,有别于之前在水下见到的直上直下的楼梯。李家凡说:“我推测,这家人肯定是一个大户人家,这么洋气的楼梯即便在现在陆地上的那些老宅子里也很少见。”

123456下一页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狮城”姚王氏节孝坊上有一块刻有“圣旨”字样的匾,匾顶的盘龙图案极其精美豪华,是这座牌坊上众多砖雕作品的代表。

节孝坊顶上有一棵小树,它应该是被淹前就长在了牌坊上的。如今牌坊顶部的砖石松动得厉害,尚未危及这棵小树,但是它已生机不再,立在那里仿佛在讲述从前的故事。

红色的浮漂浮出水面,约莫10分钟后,吴立新和李家凡也浮出水面。吴立新的嘴刚刚从呼吸调节器解放出来,就喊道:“大大的牌坊!是个清朝的节孝坊,砖石结构的!还有个城门!”船上,小小的摄像机回放屏如同一个透亮的窗口,让我看到了沉没50多年后,水草中沉睡的狮城一角。湖底深处,泛着微微绿光的漆黑里,照明灯在前方投射出小小一圈光亮。郁郁的水藻随着湖底的水流微颤,突然,前边出现了一个暗影。难道是房子?不是房子,是城墙!城墙修葺得很整齐,除了少量地方被水冲垮外,大部分都还保留着。

123456下一页

埋葬于千岛湖碧波下的两千年汉唐狮城

随着光亮转移,大块的青石砌成的城门映入眼帘,并不清晰的画面显示,应该是在城门的顶端。后退,下移,城门的条石清晰可见,门拱完好无损,黝黑的城门洞开始露出容颜

现在淳安县档案馆里的《淳安县志》记载,水库蓄水123456下一页

性感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