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皮革

那一夜,我和陪酒女的露水情缘

2020-03-26 11:23:1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我画着重重的眼线,涂抹着鲜红的口红,穿着紧身的短裙,我用外表在吞噬自己的内心。我想说,我比她漂亮,可是我没有她的清白

深夜。周围被黑暗笼罩,惟有月色的淡光依然浮现城市中央。莫,从客厅走到阳台,身子倚在栏杆旁,静静的望着远方,他想起那个身上有香味,染了酒红色头发,穿着黑色外套和格子裤的女孩。

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可是她却住在这栋房子里。同莫之间的距离也只不过是几米而已,只不过在那中间却隔离了一堵墙。

从她搬来这栋房子的几个月,莫只见过她一次,而就因那一次的碰面,让莫深刻的记忆着她,常在阳台外期待她的出现。

我。苏清。朋友都曾说,清,代表着纯洁,代表着光洁如玉的石头,代表着洁白的灵魂。可是我不明白我是否依然有着洁白的灵魂。

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换过很多种工作,可我始终没能走到一条好道,我只是在混乱杂章的酒吧内做着一件令人可耻的事,我是一个陪酒女。我厌恨这样的日子,讨厌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响声,我讨厌那些披着狼皮的男人们。自从几个月前,我遇见隔壁的那个男人,我的心开始坎坷不安,因为他,我开始试着改变生活。

那个下午三点半的阳光下,我低着头提着行李一步步的往前走,如同蜗牛漫游;因为冬天我穿的衣服厚重,力气小,我费力的走进电梯直达18楼,我所要去的地方。在我把行李放在地上,准备开门的那一瞬间,隔壁的门咔的一声,随即走出来一个长得清秀,斯文的男人,我眼睛直视了他几秒,于便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我知道,我喜欢这样清秀有着深邃眼帘的男人。他没有说话,只是在我打开门的时候,他帮我把行李提到了房间,然后微笑转身消失。在那样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温暖,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有人为我默默的做过任何事,虽然这只不过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可依然让我感动的想流泪。

我时常看到那个男人站在阳台外,依靠栏杆望着远方,我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但是我却每天都在深夜偷偷的躲在一个角落注视着他。因为我想见他。

自从那个下午邂逅了她之后,莫的心总为她牵绊,总会莫名其妙的想起她的眼神,一种哀怨,忧伤,依然美丽的眼神。

莫的家总会有一个女人出现,那是他大学时代就约定下的爱情。那时的他很喜欢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追着他跑,说她喜欢他的女孩,梦。可如今,她已经不再穿白色连衣裙,她不再如从前那样喜欢微笑就微笑,喜欢哭泣就哭泣,反而已经成为那种妇道人家,总爱不停的罗嗦,甚至在我耳边不停的指责谁的不是,有点三八了。我不喜欢这种女人,让人感觉反感。


梦说:莫,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说:你想去哪里?

梦说:随便。只要像从前那样就好了。

我笑了笑。

在梦挽着我手踏进电梯的那个时候,我再一次的看见了她。紧张的气氛围绕着彼此,莫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清,清看见了他的手给另一个女人挽着,想哭,用最快的速度从莫的身边走过,而她身上熟悉的香味弥漫了周围,让莫忘记了步伐。

梦说:莫你认识她吗?

我说:好象是隔壁的吧。那一秒,我像是做了坏事的孩子,我不敢抬头看着梦说话。

梦说:哦。很漂亮的一个女孩。

我依然停在看她的那一秒,听不清楚旁边的梦在说什么。

我画着重重的眼线,涂抹着鲜红的口红,穿着紧身的短裙,我用外表在吞噬自己的内心。我想说,我比她漂亮,可是我没有她的清白。

夜间,我不是我,我是一个妖。我过着糜烂颓废的生活,我用剪刀在刺伤我的心灵。我在酒吧内抽烟,喝酒,旁边是一大群兽性大发的魔鬼,而我就是魔鬼身边的妖精。我在包厢内陪着那些如同我一样无耻的人喝酒的时候,有个男人,他来到我身边,用哀怜与叹息的声音看着我,在我没有准备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直往外跑,穿越人群。

他把外套轻轻的披在我的身上,什么话也不说,死拽着我的手不放。

我说:你这是做什么?

他说:送你回家。

我说:我在上班。

他说:以后不要去。

我哭着说:你想让我告诉全世界,我只是一个陪酒女吗?我没有洁白无暇的心灵,没有,没有。

他抱着我,他说:你会有的。

莫在酒吧内遇见她的时候,心理充满了好奇与惊讶。他一直知道她是一个重重背影下有忧伤故事的女孩,可是,他从未料想过,有一天,他会在这里遇见她。

他看到她陪着男人喝酒,手指还夹着未熄灭的烟头,心中莫名的从动与反感,也不顾及那些男人是他的客户,毫无理智的将她拉出了那烟雾飘动的杂乱空气中。她哭着对他说:她没有洁白无暇的心灵。

莫想了想,其实自己可以为她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凭她的个人条件,就算没有文凭也能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莫想找她聊天,想鼓励她离开那些人群,重新寻找阳光的生活。

莫在阳台走来走去,思前想后,不知道是否应该去,毕竟她不是他的什么人,只是他现在对她有好感。

清,第一次走到阳台,对着莫微笑。清说:你,过来喝杯咖啡吧?

清为莫开门。莫就这样跟着她走进这间仅有一面墙壁之隔的房子。透过丝丝阳光照射,房间内四处散发着迷离与暧昧的气氛,莫知道,在他的心之间,只需要一个火引,就可以让他全身沸腾,点燃他最原始的欲望。

她坐在他的身边,只有一个手掌大的距离空间。他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味,他想抱着她,想用手指去触摸她的发丝。

那天下午,我请他到家里喝咖啡,我只是想见他。想让他亲口尝尝我为他调的咖啡。可是,当他离我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时,我忍不住的想靠着他的肩膀,想让他为我取暖。

当我们的手指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身体的血液在沸腾,我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他轻轻的吻着我的脖子,手指划过我的身体,我的心在跳动。在他对我做出这些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反感恶心而去拒绝,我好象忘记了我是谁?我也忘记他在电梯内挽着手的女人,一切的理智在瞬间消失,相反的是,身体的欲望在燃烧。把一切的压抑全部的宣泄,在彼此的身体里得到释放。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仔细的看着身边的他,熟睡的像个孩子。我轻轻的吻了他的额头,眼泪却滑落在心间。

他说:让我照顾你,给你幸福。

我笑了笑。无语的笑。

那一夜,他睡的很甜蜜,我却很悲伤。我不知道他可以给我多少幸福,但是,他在今晚给了我幸福;我不知道那个女人跟他之间是什么样的情感,但是我知道他们有过甜蜜的过去;我不知道我的心灵是否洁白,但是我知道我必须离开。

深夜。风凉的透骨,我收拾了行李,低着头,踏出了这栋房子。依然如同蜗牛漫游,我知道我离不开这个城市,如同我忘记不了曾经的他,但是,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我在继续的活着

莫,我很爱你。再见。

我的记忆,我的忧伤,我曾有过的爱情,随风而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