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皮革

迷狸鬼故事之爸爸再推我一次

2019-10-21 17:46:3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王最近喜得贵子,结婚三年了,在自己苦苦“耕耘”下妻子丽丽的肚子终于有了反应。

这下好了,终于有了儿子啊。小王抱着儿子看了又看,喜欢的不得了!那小脸粉嘟嘟的怎么看怎么可爱。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儿子不喜欢笑,看谁都不笑,甚至哇哇大哭。小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那孩子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愤怒,那么无助。

很快妻子出院了,坐月子也很快结束,小王也在妻子坐月子结束后买了一套28楼的房子和妻儿搬了进去。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怎么看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当然,晚上那就另说了。

事情是这样的,这一个月儿子都一直很老实,老实到饿了不哭,渴了不喊。就是大小便都很有节制,有规律。根本不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当你看着他的时候那深邃的瞳孔宛如黑洞一般吸引你,安静,忧伤。除此之外找不出别的情感在那双小眼睛里。

到了晚上,尤其是搬进新家后儿子就和白天一反常态,哭闹不已。搬家之前儿子哭了小王只是抱着哄一哄也就安静了,但是搬家之后怎么也哄不乖,更让人不理解的是,搬家前儿子看着墙上婴儿照片就会咯咯咯的笑个不停,而现在,如果看到那些婴儿儿子只会哭的更加厉害。

这天晚上,儿子又一次哭起来,小王夫妇一个拿着气球一个拿着玩具,不停的哄,然后儿子头一转就立刻破涕为笑了,他看到了墙上的婴儿。小王见儿子不哭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准备回去继续睡觉却听到妻子凄厉的惨叫声!小王顺着妻子的眼神看过去,他看到……那个图片上的婴儿从图片里爬了出来!先是头,然后胳膊,腿,然后那个婴儿一头载倒在沙发上。鲜血飞溅,很快染红了沙发。那个婴儿爬起来,摇摇晃晃向小王爬过来!“啪”的一声,那个婴儿脑袋像被撞一样瘪了下去,凹下去一个大大的坑,只留了两只眼睛在看着小王等人。鲜血夹杂着白的黄的液体和固体不断从那个婴儿嘴里,鼻子里甚至耳朵里流出来,染红了地板。儿子反而咯咯咯的笑着,见了“它”就好像“它”是他的朋友一般开心。那个婴儿嘴里嘟嘟囔囔的喊着:“爸爸,妈妈,抱,抱抱……”鲜血不停的从残缺的嘴角滴落,在地板上“滴答,滴答”,留下了一串鲜红色的痕迹。

小王先从震惊中醒过来,一把抱起儿子一手抓起妻子飞奔出去……第二天就卖了房子到乡下去了……

说也奇怪,那件事之后儿子就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男孩子,正常的长大,正常的学习说话,走路。一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正常到小王夫妇二人都淡忘了那件事。直到儿子七岁那年。……

在乡下久了小王夫妇也觉得不是办法,儿子现在七岁了,也应该回到大城市学习知识了。所以他们立刻回到了熟悉的城市,又买了一栋13层的房子……

上小学之后儿子就表现出一种不正常,和在乡下的他截然不同,他总是比别的儿童成熟,成熟一大截。孤僻,冷漠是他最大的性格特点。对比小王伤透了脑筋也没办法,带儿子看心理医生也不行,认真开导也不起作用。儿子依旧我行我素,不和他人来往。

这个晚上,小王陪着儿子在窗户前看星星,他又一次开始对儿子进行思想教育:“儿子,你看啊,天上的星星一颗也许不亮,但是很多颗聚在一起就变得很亮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它们聚在一起,爸爸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儿子的眼神依旧冰冷,忧伤。

“好,不说了,”小王抱起儿子,准备回去的时候儿子突然挣来小王的怀抱,坐在窗台怔怔的看着远处的天空:“爸爸,你还记得吗?八年前……”

小王突然浑身一震,八年前,八年前,八年前他嫌弃自己刚出生的女儿是个女孩子把她从窗户里推了出去!难道?!

“爸爸,看来你还记得我啊,来吧,再推我一次,像八年前一样,咯咯咯!”儿子笑着,脸慢慢的凹下去,鼻子塌陷,再然后整合脑袋开始像脖子里伸知道下巴进了脖子才停下来。小王记得,八年前的女儿就是脑袋触地把脖子墩进了胸腔!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小王惊恐的问。

“咯咯咯,我不想怎么样吖爸爸,我只是想你可以在推我一次,你不是讨厌我是个女孩子吗?现在我是男孩子了,你下的去手吗。咯咯!”儿子嘴里冒着鲜血说话含混不清的,不过小王却听到了。他吓得手脚抽搐,神经质一般伸出了手……

夜空里,传来儿子冰冷的话:“你的下一个孩子,会亲手杀了你!哈哈哈!”然后“咚”的一声又恢复了夜的平静……

后来小王和妻子离了婚,他又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逃脱了警察的追问,然后独自一人心力憔悴在郊区做了一名作家,他要把自己的事情写成一部小说。就这么过了好几年。某一天,邻居把自己的孩子让小王照料一下,小王也没多想就应了下来。把那个孩子哄睡着就又一次坐在写字台前开始创作……

“咯咯咯”身后传来笑声,婴儿的笑声。小王机械的回过头,看到孩子还在睡觉,呼吸平稳。他松了一口气回头继续写作,他写到:“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对不起我的女儿……”

“爸爸!”小王又一次回头,然后浑身战栗:刚满月的孩子,就那么现在身后似笑非笑看着他!小王忽然觉得头皮冰凉,伸手一抹,鲜红色的血染红了双手。他的眼前开始模糊,模糊的灯光,模糊的世界。唯一清晰的,就是那个婴儿似笑非笑的脸以及它慢慢落下的指甲……

杀死小王后,那个婴儿抓起笔,在纸上写到:“虽然爸爸认真忏悔,可是,我不会,原谅他……”

作者寄语:有希望做故事主角的读者也可以在群里联系小狸,号码347,723,263感谢大家的支持(^_^)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