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

黑色幽默0

2019-10-21 19:07:0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下地狱

饭馆老板沙通跪在阎罗殿前,静候宣判。虽然平日里总是昧着良心做生意,但此刻并不惊慌,因为自己生前从一位高人口中得知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沙通,你在世时油嘴滑舌,巧言令色,这张嘴干了太多坏事。就判你进第一层拔舌地狱吧。”阎王拍案道。

“我嘴毒不假,但心肠更黑,只拔舌不惩心肠,判轻了判轻了。”

阎王上下打量着沙通,甚是不解:平常那些亡魂都是哭爹喊娘地求轻判,这家伙怎么还嫌判轻了?

“既然如此,就判你进第七层刀山地狱,剥皮剔骨,剜心剐肠。”

“区区刀山,还是轻了。”沙鹰摇头道,“依我看,我这罪行起码得下第九层油锅地狱。”

“好,就如你所愿,让你下油锅。”阎王大声喝到。

在被押往油锅地狱的路上,沙通暗自窃喜,他早就从一位高人那儿得知,这儿油锅地狱乃是地藏王菩萨不忍亡魂受苦所设,油锅里用的油,是灵山的灯油,表面上被油锅炸得连渣儿都不剩,实际上魂魄真身早已前往西方乐土。

然而来到油锅地狱,看到身前的影像,沙通却愣住了。这里一片鬼哭狼嚎之声让他背脊一阵沁凉,油锅中的油,也不像高人说的那样明澈透亮。黑漆漆的油面上翻滚着气泡,上面还漂浮着碎骨残渣。

“等…等…等这油不对。”沙通惊慌失措地想要逃跑,但是鬼卒已经将他的身子架了起来。

“你以为只有阳间才有地沟油吗?”鬼卒冷冷一笑,将沙通狠狠地扔入了油锅……

折纸

我的面前端坐着一位男子——我的新朋友,朱川方。

我的背后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阳光折射进他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辉。他饶有兴趣地对我说起他的爱好,我则恭敬地倾听。

“我以前没有一个朋友,最大的爱好就是折纸,从小便爱上了各式各样的花样折纸。”

“那很好,锻炼手指。”

“在我十岁那年,我折出了一只无比巨大的兔子,耗费了我很多心血,视它如珍宝。而令我惊奇的是,当我折完这只兔子后,它竟然动了起来,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我的父母大惊失色,把它捆起来,将它推向了火炉。”

“老兄,你还好吧?听起来这真是荒谬!”

“而后我每折一个东西,他都会变得鲜活起来,无一例外,我的父母把他们全部推向了火炉。”

“打住,我不喜欢听这个故事!”

“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用一万张纸折了一个冷血杀手——我指挥他杀了我的双亲。我无法忍受他们对我爱惜的东西这般亵渎!折纸是我的生命啊,是我的魂魄啊,没有它我活不下去!”

我“嚯”得从座位上站起:“够了,你这样胡编乱糟的故事我不喜欢听,杀人狂!”

他指了指他面前的镜子:“接下来的日子很是寂寞,我又耗费了三年时间折了一个人陪我聊聊天,你知道他是谁吗,向后看看你自己吧!~”

我迟疑着转身,镜中的自己,满身雪白,纸片重重叠叠。

铜臭味

郑嘉颐断绝了跟男友张洁鹏的一切联系,因为两天前她傍上了一个大款。

现在的郑嘉颐,挎的是爱马仕,喷的是香奈儿,用的是迪奥。走在校园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别人见了她都自觉地避让得远远的。

“那女生身上一股铜臭味。”和郑嘉颐擦身而过的人们都这么说道。

郑嘉颐才不以为然呢,她觉得那些人都是在嫉妒自己。

张洁鹏并没有死心,虽然郑嘉颐这两天都没有去上课,也没有回宿舍,坚持不懈的张洁鹏还是在校门口堵到了孤芳自赏的郑嘉颐。

“你干嘛还缠着我?” 郑嘉颐一脸鄙夷地看着眼前的穷小子,“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跟三科集团的赵总好上了。”

张洁鹏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郑嘉颐展开了一张皱巴巴的报纸,上面的标题赫然醒目:三科集团总裁赵雪峰因车祸去世。

“这…这是…”郑嘉颐一脸茫然道。

“这就是你说的赵总,自从三天前我们路过那个车祸现场你就中邪了,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张洁鹏厉声吼道,“你整天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挎包在学校里晃来晃去,身上还一股恶心的臭味,大家都以为你疯了。”

张洁鹏的当头棒喝让 郑嘉颐猛地打了个激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挎包,确实是爱马仕不假,但那包已经破烂不堪,上面还布满了斑斑血迹。再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确实有一股臭味,那是血液腐败的味道……

冰山地狱

小郭生前不孝顺父母,死后到了地狱,阎王判他到第八层地狱——冰山地狱。

冰山地狱位于传说中十八层地狱的第八层。凡谋害亲夫,与人通奸,恶意堕胎的恶妇,死后打入冰山地狱。令其脱光衣服,裸体上冰山。另外还有赌博成性,不孝敬父母,不仁不义之人,令其裸身贴上冰山。

所谓冰山地狱,就是全部由冰块组成的地狱。

当小郭来到冰山地狱,却奇怪的发现这里所有的冰柱都很细,每一根最多也就只有他的大腿粗细。被绑的时候,小郭甚至感觉不到冰柱的存在。

难道,这些并注里面有什么机关,或者说这些细小的冰柱比粗的更加冷,只是自己还没有体会到?

可是过了好长时间,小郭又有了更加奇怪的发现:冰柱似乎越来越细,从原来的大腿粗细变成了现在的胳膊粗细,而且,小郭还发现冰柱每天都在流水。

小郭感到更加害怕了,生怕冰柱经不住他,把它摔下去。这天他忍不住问看管他的狱卒:“大哥,这些冰柱为何越来越细啊?”

谁知狱卒上前就踹了小郭一脚,“你是刚从阳间下来的,难道还不知道?阳间气候变暖,咱们这里也受到了影响,才出现了这种现象。”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亡魂工厂》

《失踪的十八个少女》

《天眼鬼道》

作者寄语:笔者在努力的码字,希望大家激情支持!!!笔者先恭祝大家2016新年大吉,并会努力创作出好的作品奉献给大伙~~请大家多多支持啊!~求打赏评论收藏~!!

美女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
{/cms:link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