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机械

张大胆

2019-10-21 18:41:3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张虎天生不信邪,什么也不在乎,人称张大胆儿。村里有个大事小情的,有所忌讳不敢处理或者不愿沾手的,都会想到他,他也是来者不拒,管顿酒就满口应承,况且好多人家还多多少少给些辛苦费。

渐渐地,方圆数十里的居民都知道有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大胆儿,但凡谁家有事都来求他了。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这一回,张大胆儿终于吃了个暴亏。黄石村一户姓李的人家婆媳不合,常年为琐事争吵,儿媳妇有一日想不开上吊自尽了,舌头伸得老长。家里人不敢安置入殓,就托人捎信儿给张大胆儿,求他去帮忙,张虎想都未想就答应下来。

黄石村距离比较远些,张虎赶到那家的时候天已擦黑。那时还没有电灯,屋里点上了蜡烛,张虎简单地给死者净面换衣,时间耽搁较长,尸体已经发僵,胳膊腿儿都硬梆梆的,好不容易把下葬的衣服鞋子套上,舌头却无论如何也送不回去了,只能挂在口腔外面了。

整理完尸体已快夜半,据说横死的人尽快下葬才好,但深更半夜的也实在没办法来弄,只好明天送去坟地里。李家人陪着张虎吃喝了一通儿,多塞了几张票子给张虎,拜托他再帮忙守夜半宿,张虎自然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尸体停放在院外的磨房里,李家人给他简单搭了个床铺,然后全都散去,只剩下张虎一个人。

借着烛光,他打着酒嗝儿瞅了瞅地上的尸体,那个女人还很年轻,二十左右的样子,虽然双目暴突,舌头青紫,但依然可以看得出未死前应该是个眉清目秀的漂亮姑娘。唉,可惜了,这么早就……

张虎想到自己年过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儿,不由得连连啧舌,慨叹不已。暗道如果我娶了这样一个漂亮妞儿,指定对她好,加倍地好。

醉意臟胧地躺在床上,不知怎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给女尸换衣服的情形来。尽管已经死去十多个小时,身体已经僵硬,但那高耸的胸部和茂密的丛林,对张虎这个光棍儿汉的诱惑力都是超强的。

想到这里,张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扬起脖子又向地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忽然觉得尸体动了一下。

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略通道法的人都知道,刚死不久未入殓的尸体有三忌:一忌眼泪落在上面,二忌猫狗触碰,三忌陌生人的反复注视。

张虎从未学过什么道术,全仗自己胆儿大靠这行混口饭吃,其实什么都不懂。他觉得尸体似乎动了下,就更加不错眼珠儿地去看,结果越看尸体越动得厉害。

这下他醉意全无,白酒随着冷汗冒出来,慌忙爬起。那尸体倒也配合,“腾”地一下坐直了上身,青灰色的面孔对着他,舌头“突突”地颤动着。

张虎“妈呀”一声跳起来,不小心碰翻了烛台,燎着了地上的柴草,顿时烟气炤炤。他想夺门而出,却发现李家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在外面挂了锁。诈尸的女人已经站立起来,带着一阵恶风直直地向他扑来!

他只好绕着地中央的磨盘跑来跑去,女尸也僵直地紧跟着后面,眼看火越着越大,浓烟呛得他连连咳嗽,再待在这里恐怕就会被熏死或烧死。

他心一横,不知哪来的力气,举起地上的磨盘奋力砸向窗户,“哗啦”一声玻璃碎了满地,窗棂也摇摇欲坠,他不顾一切地从最大的空隙里纵身跃出,肚皮被窗棂上残存的碎玻璃划开了深深的血口,肠子险险流出来!

他疼得在窗外地上打着滚儿,还不忘向后面张望。只见动作僵硬的女尸紧跟着扑过来被半截土墙阻住,她抱住了窗棂,紫黑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木框,一阵黑腾腾的烟雾随之升起。

火蛇狂舞,渐渐地吞没了整间磨房,火烧连营,李家的宅院也未能幸免……

查看更多:《乡村鬼故事大全》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