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服装

瞎话七十二

2019-10-21 18:35:3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卡尔梅克草原上有一个国王,爱听各种各样胡说八道的假话。他有三个待嫁的女儿,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求婚。其他国家的王子看不中她们,国王又不肯把女儿嫁给平民百姓。这样过了许多年,他的三个女儿年纪大了。国王只好向各国宣布,他要给每个女儿三分之一国土作为陪嫁。即使这样,还是没有一个国家的王子愿意来求婚。国王为自己的女儿担心,只好再次宣布,他将给每个女儿三分之一国土作为陪嫁。谁能说出72件胡说八道的事就能娶他的女儿。许多贵族少爷前来应征,但没有一个讲得过国王牧人的儿子。牧人的儿子是这么讲的:

我生在九十九年前,那时我父亲还没出世。我放牧祖父的马群。一年夏天,在一个空中照耀着满月的大白天里,我的马群失踪了。我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我就用一棵从未在土地上生长过的细桦树做了一根长杆,一端挂上一个用还没有编结出来的绳子做的套索,在一个连鸟都冻死的大热天里,给一匹尚未出生的黄马装上马鞍,动身就去寻找我那群失踪的马。我骑马走了许多天,穿过无法测量的空间,浑身给没有下的雨淋得湿透,在一场万物热得颤动的暴风雪中冻僵了。这样我就无力上路,感到注定的死期将至。我偶尔极目四顾,指望能在哪里看到一口井,却没想到在一座高山的陡坡上看见了一个圆湖,湖上碧波荡漾。我忙用马鞭抽打我的黄马向那湖驰去。也真怪,近岸的湖水正在滚沸,热气腾腾,碰也不能碰,但湖中心都罩着一层冰。我稍稍后退,然后策马飞奔过去跳!跳到了湖中心,落在闪亮的浅蓝色冰上。我用鞭子敲冰,冰不破。我用脚踏冰,冰不破。于是我想也不想,把头摘了下来——叭!头一扔下去,冰马上破了个洞,洞里喷出一股透明的凉水。我美美地喝了个够,一下子轻松多了。我又跳回岸上,走了不远,大约十公里吧,决定停下来抽口烟。我拿出我的槭木烟斗,大小跟一个公骆驼的头差不多,上面镶着个烟嘴,大小跟公牛的胫骨差不离,我在烟斗里放了几包烟草,然后放到嘴上去,可是嘴不在原来地方。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哦,想起来了,我把我的头忘在喝水的地方啦。不管愿意不愿意,只好回去。我的头在远处就看见我,笑吟吟的。“怎么啦,老伙计”,它向我叫道没有我你没法抽烟了吧!你走时我存心不响。我决定开个玩笑,让你离开我走掉些时候!下一次你不会再忘记我了。”“老天爷,”我害怕地叫起来,“你出什么事啦?”在我那个脑壳上待着几千只苍蜗,刺着它,脖子却冻在冰上。我把我那个笨脑袋拔了又拔,怎么也拔不起来。于是我发火了,用尽力气,给它一脚。它一下子被踢起来,向靠岸边沸腾的水滚过去。我好容易追上它,抖掉它脑壳上的苍蝇,在它左脸上打了两个耳光,在它右脸上打了三个耳光,让它以后再不敢这样跟自己的主人开玩笑,然后放到它应该永远待着的地方。我稍微定心以后,把我的槭木烟斗塞到嘴里,拿起一块冰代替火镰,拿起一掬水代替火绒,打出火花,得到了火,吸进美美的烟,又吐出来,跟云融合在一起。由于地上落下那么多烟灰,我一路走,身后形成连绵的山峦。每一步就过去十五公里多。我策马走了许多天,有一次从不远的土墩上下来,看见下面是一个翠绿的山谷,听到可怕的喧闹声,又是喊又是叫,互相在对骂。我下去一看,这声音原来是几千只苍蝇发出来的。它们时而聚成一群一群,时而散开,跑来跑去,乱得无法形容,尘土蔽天。“你们这儿出什么事啦?”我碰到几只苍蝇就问。“我们要分家,但怎么也分不勻。”一只年轻的苍姆回答说,它的右眼底下有块大乌青,显然挨了狠狠的一拳头。苍蝇们看见我,全都向我涌过来。

“你是局外人,”一只老苍蝇抹着打架打得稀稀落落的胡子对我说,“你给我们做主吧,就不会有谁不高兴了。你再公正不过。”我计算了它们的财产,谁也不少分,谁也不多分,帮助它们和平地分了家。接着我继续前行。

美女图片大全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