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服装

荒村旅屠2

2019-10-21 18:32:33|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上一篇:《荒村旅屠》

“这个村子真静,静的可怕。”柳依依说。明杰安慰着柳依依。一行人不知不觉走到了离村口很远的地方。这时天空中的太阳开始被乌云取代,天色暗了下来。萧子越望着天说:“天变得真快。”明泽说:“山里的天气,阴晴多变。”听到这句话,柳依依的心在平静下来。依薇拉着柳依依说:“依依,不要怕,这么多人都在呢,山里天气常常这样。”柳依依点点头。

不一会,博文说:“我看着天气像是要下雨,咱们还是去那些房子里躲躲吧。要是现在出去,不说没有避雨的地方,道路一定不好走。”六人随便走进一家,他们推了推铁门,们很轻易就推开了,一阵咯吱咯吱的推门声不觉让他们后背一阵发凉。他们没有顾虑太多,就躲进正对大门的一间屋子。房子里摆设很老气,一张红色木头方桌正对门放下,旁边放两个椅子。正室两边有两个卧室,卧室里有很简单的两个土床,床上有一些草席。柳依依和依薇看着这样的床,都是一副不愿意的表情,让两个娇生惯养的女孩住这样的地方,确实有点难。于是明杰就开始劝两个女孩。

“明杰,你出来看看。”博文喊。明杰和两个女孩走了出来,看到博文手里拿着一张照相,明杰一看,脸色有点不好看——是一张遗像,照片边缘已经有残损,是黑白的。正当明杰盯着遗像发呆的时候,明泽喊:“哥,这里也有一张遗像。”一伙人都去了旁卧室。一看,脸色都白了下来,又是一张遗像,但是这是一张小孩的遗像,刚才那是一个老人的。

柳依依惊恐地说:“老公,我怕。”明杰安慰她说:“没事的,人死了都要把遗像摆出来。”柳依依无奈的点点头。一伙人站着,什么话都不说。萧子越说:“我出去抽根烟。”说着,便抽出香烟往外走。

五个人坐在土床上,明杰说:“今天晚上,我和明泽还有依依在这个房间,你们去那个房间住。明天一早,离开这里。”说着,明杰脸上浮现出一种不安。

这时,萧子越抽烟回来了,对明杰说:“明杰,你出来,有事想和你说。”明杰看萧子越脸色很不好,大概知道有什么事,就对柳依依和依薇说:“你们俩在这里等一会。博文,小泽,你们俩出来。”萧子越压低声音说:“我刚才在院子里抽烟,雨下得太大,就去这个院子旁边的院子看了看,发现其他屋里也都有遗像,然后我又多看了几家,都有遗像。”其余三人心里一惊,脸色一下就白了。明泽说:“哥,我看不要和嫂子还有依薇说这件事了,我怕两个女孩会吓坏。”明杰点点头。博文说:“这村子真邪门,我看,咱们等明天一早就走吧,再不走,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萧子越也是点点头。

这件事四人都没有和两个女孩说。晚上,雨渐渐停了,六人分开呆在两个卧室里。他们都一样,没有闲情逸致再说什么闲话了,都沉默着。睡意渐渐浓烈起来的明杰看了看两人,他们都已经睡着了。正当明杰打算睡觉的时候,萧子越走过来说:“明杰,我去抽颗烟。”明杰说:“子越,早点回来,晚上不安全。”萧子越嗯了一声,就走出去了。明杰实在太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明杰,醒醒。出事了。”博文推着明杰。三个人一下子都醒了。明杰问:“怎么了博文?”博文说:“子越不在了。”明杰看了看表:“坏了,三个小时了,他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是出事了吧?”博文惊讶地说:“什么?你知道他出去?”“是啊,他和我说他出去抽烟。”博文叹了口气:“我看我们出去找找他吧。”明杰穿上外衣,叫醒依薇。五人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出了门打算去找萧子越。刚打开门,真好和萧子越打了个照面。五人不觉一惊,两个女孩失声尖叫出来。萧子越疑惑地说:“你们要去哪?”还没等明杰说话,博文说:“子越你去哪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正打算出去找你呢。”萧子越说:“我没事啊,抽了个烟就在村子里转了转。回去睡觉吧。”说着,便自顾自地到了明杰的屋子。柳依依说:“子越,你……”说着就被旁边的明杰顶了一下,示意她不要说。萧子越转过头来怪异的问:“怎么了?”明杰吞吞吐吐地说:“没事,子越,你去睡吧。”萧子越看了看,就回到卧室。博文和明泽也感觉不对劲,明泽说:“他怎么可能走错房间?”博文也说:“而且你应该发现,咱们开门的遇到他的那一刻,我们五个都被吓了一跳,而他却是很平静。”柳依依和依薇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把恐惧的目光投向明杰。明杰斩钉截铁地说:“走,我们去问问他。”

进房间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觉到吸一口凉气。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草席上,整个房间充满了恐惧。明杰和明泽走过去,剩下的人也跟着走到床边。依薇和柳依依看到这场景都闭住眼。明杰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这才不到1分钟啊。”“明杰,你看!”博文手指着尸体的手,所有人都看见尸体手中拿着一个东西,明泽拿起来一看,冷汗都冒出来了。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惊呼:“萧子越!”他们手里的是萧子越的遗像,和刚来看到的哪两张遗像样式都一样,都是黑白的。看着萧子越的遗像,明杰顿感一阵说不出的恐惧,遗像里的萧子越流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

说着两个女孩就开始哭。连向来胆大的依薇都哭了。他们赶紧从那个屋子里走了出来。到了院子里。两个女孩还是不停地抽泣。三个人顿时也是感到恐惧。依薇说:“明杰,我们走吧,我不想在这里了,太可怕了。”明杰无奈地说:“再等一等吧,等天亮了走,天黑,就算能出去,山路也很崎岖,不好走,很危险。”刚说完,依薇大声地哭喊着:“我不听,我要离开这!”说着,就往村口的方向跑去。博文立马追了上去。看着博文去追依薇。明泽说:“哥,我们也去看看。走吧。”明杰点点头,安慰着身边的柳依依,心里顿感欣慰,在这种时候,她一个女孩能承受住挫折,不容易。于是三人也紧跟其后,柳依依抽泣地说:“老公,我怕。”明杰哄着她说:“依依,相信我,我们会走出去的。”柳依依点点头。追了好一会,他们终于追上了博文,可是看见博文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拿着个东西注视着。三个人过去,博文看似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恐惧的神色。他把东西递给明杰:“依薇的遗像。”明杰拿在手里一看,顿感头皮一阵发麻。看了一会,把依薇的遗像丢在地上,看了看依薇的尸体。依薇身上有点浮肿,脸上五官都溢出了血。明泽问博文:“博文,你不是一直追着依薇吗?这是怎么回事。”博文深呼吸了一口;“我跟着她跑出来,跑着跑着,就看见她走了两步,就面朝地倒下了。等我过去了,就看见她手里有一张她自己的遗像。然后你们就来了。”两人正说着,一旁的明杰用坚定的口气说:“我们现在就走,离开这里。”四人朝着原来的路线返回村口。但是他们走着走着,一种诡异的感觉笼罩着每个人的心头,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迷路了!鬼姐姐www.guijj.com

四个人不停地走着,天快亮了,他们还没有找到村口。他们很累了,晚上有没有睡好。他们随便找了一个院子,进去在石桌上坐着休息。柳依依伤心的对明杰说:“老公,我们还能不能走出去了?”“能!一定能!”明杰鼓励着她说。博文有点渴,就问:“你们谁还有水?”三个人掏了掏自己干瘪的背包,都摇了摇头。博文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那个水井里肯定有水,昨晚下了一晚上,应该有点水。”说着便走向水井旁开始打水。明泽说:“博文,我看你还是别喝了,我怕……”“没事,没事,这是雨水,又没毒。”博文无所谓地说。喝了两口,拍拍胸脯说:“看,我没事吧。呵呵。”三人都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明泽说:“哥,嫂子,我去房子里看看。”明杰和柳依依点点头,博文坐在石桌上和两人聊着天。突然,房屋里传来一声惨叫。三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冲进房子,看见明泽浑身是血躺在地上,明杰第一个冲上去抱起明泽说:“小泽,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明泽嘴里不停的冒着血,这让他连话也没有说清楚,但是明杰清清楚楚地听到一句“有鬼,危险,快走。”明杰很伤心,他的亲弟弟死了,他毫不犹豫,站起来说:“我们走!”刚说完,只听到噗的一声,旁边的博文嘴里吐出一口血,然后趴在地上开始抽搐。“博文!”明杰大喊,博文不停地抽搐着:“明……明杰,救……我……”但是他边说,脸上还露出一种诡异的笑。明杰站起来,拉着柳依依说:“依依,我们走!”依依应了一声,但让明杰惊讶的是,柳依依没有哭。他没有时间多想,拉着柳依依就是狂奔。

天亮了,明杰也忘了他拉着柳依依跑了多长时间。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时的还向四周观望,让他感到惊喜的是,他发现了村口。喜出望外的明杰激动地喊着:“依依,我们出来了,我们活着出来了,哈哈。”但柳依依的的反映让他感到背后一阵发凉,他看了看柳依依,柳依依面无表情地对他说:“活着?我早就死了,你也是注定要死在这里的人,还想出去?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见活人从这里出去过呢。”明杰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因为他看到柳依依的皮肤开始变成黑色,原本靓丽的脸也开始扭曲,皮肤开始腐烂。她从背包里掏出两个遗像,一个是柳依依的,一个竟然是自己的。明杰不禁一颤。这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转身一看,原来是死去的萧子越,他惊恐的说:“子越,你不是死了吗?”“嘿嘿,我早就死了,只是不甘,不想让你这个大活人走出去,多么美味的人肉啊,呵呵。”萧子越狰狞的说。在萧子越一边,站着的真是明泽,博文和依薇,他们都用诡异的目光瞪着明杰。正当他想跑的时候,背后的柳依依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剩下的四个人也扑了上来,撕扯着他的身体,一块一块的血肉从身上掉落……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山脚下村子上里的村长站在村口,站在明杰他们面包车旁边,望着山上,自言自语地说:“唉,又是一群可怜的人。”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