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子

诡打墙之雪海上

2019-10-21 19:05:3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有人说陈年往事往往会随着时光缓缓流逝,慢慢的被埋葬。然而我却知道那是错的。因为它就像是一枚种子,埋在人的内心深处,等待着那一声惊雷,生根发芽。

就是前段日子的一次诡异事件,让我抹去时光的尘埃,重新拾起尘封的记忆。 我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用我的文字记录下曾经发生在我身边的诡异事情。不过我今天讲的故事和那些烂大街的鬼故事一样,故事的开头都是一样的通俗!

那是十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那时还很小,只有15岁。在城市北部郊区所在的一所私人开的中学里读书,我当时念初三。那年的气候特别的好。都11月了天气还特别的暖和,一点都不寒冷。只是雪下的特别频繁。而且特别的大。

有一天晚上我放学回家,一回到家我就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感觉父母又吵架了,家里的空气特别的沉闷。我只好安安静静的坐在书桌旁安静的写着当天的家庭作业。

果然没过一会儿又吵了起来,我也只好正大光明的坐在那里偷听。原来是我父亲需要回家乡开一份特殊的证明,一分能够让我在明年的中考中可以在市里的高中念书的机会。

我母亲想让我父亲回家乡办理,我父亲却不愿意回去,因为回去最少也需要浪费三天的时间。

回去需要坐一天的客车,第二天去办理证件,第三天早上从家乡出发坐客车回到城里这就需要耽误三天的工作,这三天的工钱对于我的家庭来说。那可是不能随便浪费的。

我父亲想让我回家乡办理,这样就不用耽误这三天的工作。可是我母亲不愿意让我一个人回家乡,怕我一个人回家乡不安全,毕竟我从来没有一个人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以前都是和我父亲或我母亲回去的。

我立马发表我的意见,我都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最后我母亲也没有说服我父亲,反而被父亲说服了。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去学校请了三天的事假。上午十点我带着父母给我外婆的大包小包营养品终于坐上了回家乡的客车。

我坐的车是一辆中型的土灰色客车,车票也特别的贵,都赶上父亲的一天工钱了。我一上车发现车上的人不多,可能是离过年还早的原因吧。我找了个比较靠后的座位坐下,靠进窗口,方便看看外面的风景!

虽然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但我没有感到一点的害怕,可能是我觉得自己是大人了的缘故吧。一开始我还是比较兴奋,可是随着客车的走走停停,我渐渐的感觉有点无聊!慢慢的睡了过去。

就在我迷迷糊糊当中,突然车身一个剧烈的颠簸,我醒了过来。原来是客车已经下了高速,上了乡村土路,土路凹凸不平,道路两边多是积雪和碾压出来的薄冰,车来的又颠簸又缓慢。我睁开迷糊的眼睛往车中瞧去,发现车内几乎坐满了人。大多数多是妇女和小孩。男人们少的可怜。

车上那来的这么多人,我明明上车的时候车上还没有几个人。

我前面坐的是一位大姐有,30岁左右,穿着一件特别显小的红色羽绒服。羽绒服的领子特别的粗大厚实,看起来特别的别扭。她带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5、6岁左右吧特别的活波。一路上老是向那位大姐提车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那位大姐也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回答。

有一次车外飞过几只山鸡。小女孩高兴的抱着大姐的胳膊各种的摇晃,妈妈,妈妈,你看,多大的小鸟啊。他妈妈就告诉她那不是鸟,是鸡。小姑娘又问,那鸡为什么会在天上飞?他妈妈告诉她那是因为上面有绳子吊着那些鸡。小女孩突然安静的多了,对着车窗各种看,估计是在找那根绳子吧。我坐在后面差点没笑出来,这娘俩也太搞笑了。

我后来还是没有忍住,就悄悄的问前面的大姐,为什么我上车时没有几个人,后来车上会有这么多人。大姐就告诉我,车会在市内固定的线路拉乘客,车上的人都是后来上来的。而且回到县城和村里也会拉人。

大姐果然没有骗我,后来陆陆续续的上了很多人,有些人都没有座位了,只好大家挤在一起坐。后来我的旁边也坐上了一位中年年男人。头发比较长,胡子邋遢的。眼睛红红的有点肿,穿着一件灰色带帽子的大棉袄。一条有点发亮的蓝色长裤,鼓鼓囊囊的。整个人显的特别的臃肿。带要一个破旧的拉杆箱。

作者寄语:恐怖源于真实,请大家一起听我的故事!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