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安防

吸血树

2019-10-21 17:41:4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我和老张来到了和平安宁的塔罗镇,这里民风淳朴,景色自然而优美,深得我和老张的喜爱。

我们在镇里简单地吃过了午餐,饭后使旅途疲劳的身体休息了一下,我便嚷嚷着要去农村一览风光。

我们到达比克村庄时,已经接近傍晚,太阳西斜,仅留下一抹光芒。准确的计算,等我们游览完比克村,已经是深夜了,但我们并不担心,因为这一片地区一直保持着勤俭节约,热情好客的美德。要是天黑了,只用找户人家留宿一晚即可,说不定还能更多的了解到塔罗镇及周围地区的文化。

老张实际上是不同意这次旅行的,他考虑到农村偏远,去到农村可能就已经很晚了,更别说观光了。但我由不得他,执意要去,我从小就喜欢冒险精神,也喜欢在更短时间内做更多的事,这点他也是十分了解的。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大片大片的麦田,风一吹,泛起一阵金色的波浪,大山都在两旁很远的地方,视野宽阔无垠。在比克村很少见到放牛羊的,大概这里草场稀少,又偏重于种植业,所以不见人放牛羊。

走了好长的一段路,观赏完四周的景色,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该找个农家留宿了。我们来到比克村庄最外面的那座屋子,打算今晚在此留宿,以便明天方便回镇上,赶往下一个旅游点。

这座屋子很不起眼,从哪个方面都能看出它的孤寂,仅有一颗一片叶子都没有的树与它作伴。屋子的外墙已经有些破旧了,看起来好久没有修过。

“你说这座屋子的主人会不会很寒酸?咱们这样去打扰人家好像有点过意不去。”“还不是你说要留宿的吗!现在咱们只能去他家住一晚了,总不可能还要走回去吧。”老张又开始了抱怨。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得走近那间屋子。走到屋子门前,我才得以好好观赏那棵树,我忽然发现,这棵树的表皮十分光滑,有很多枝条,但不长一片叶子。

那些纸条怎么看都不像长过叶子的,表皮像树干一样,十分光滑,而且还十分粗壮。再往它的根部一看,陡然发现这颗树根周围的土与其他的土颜色不同。

老张看我愣住了,催促我敲门,我这才反应过来,目光从树上移到了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门,不一会就传来了几声脚步声,听声音那应该是老人。果然,门开了,露出一个白发老者的脸。

老者问道:“你们是来投宿的吧?”我应了一声,“请随我来吧。”他说。由于夜晚看不大清楚,我不知道老者容貌,不过也能估计出他有八九十岁了。

老者热情的招待,我们吃了一顿比较丰盛的晚餐,然后开始闲聊起来。从谈话中我得知,老者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他中年的时候因逃债来到了塔罗镇,由于害怕债主会找到他,他就来到了比克村。当时的他一无所有,在村民的帮助下,他生活了下来,并建了这间屋子,招待进村的客人和出村的村民。

听他说完我就不禁皱起了眉头,逃债,那是多么卑鄙的事情,难道这个老人以前是个坏人,那我们岂不是在老坏蛋的屋子里留宿?

老者定定的看着我,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便解释道:“我并不是借别人的钱不还,那债是假债,我是被骗的,但苦于没有还手之力。那帮债主天天来讨债,我没有亲人,只有一个朋友,可以说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一次他为了保护我而被那帮杂碎给打死了。我无奈只得逃到这。”

老者说完,我和老张都长舒了一口气,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

这时我又想起了老者门前那棵通体光滑的树,问老者那棵树的来历,老者答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知为何,家门前就长出这样一棵奇树,一年四季始终不长一片叶子,但它任然活着。”

性感美女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